首页 > 大明之五好青年精彩试读全文阅读 杨信狗奴才章节目录小说完结版

历史小说里有奴才的章节,大明之五好青年精彩试读全文阅读 杨信狗奴才章节目录小说完结版

互联网 2020-10-21 04:47:11
《大明之五好青年》 第四十八章 还有谁,我就问还有谁! 免费试读

那青虫根本就没来得及做任何反应……

他也没什么可反应的。

杨信的出拳速度换成曹文诏这样的绝世猛将,在这么短距离都未必能躲得开,何况是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青虫,那拳头重重地轰在他下巴上。这还亏得杨信不想闹出人命,所以只用了一成的力气,但即便这一成力气也让这青虫猛然仰头,恍如被踢开的死狗般倒飞出去。

嘴里准确说是因为瞬间挤压挤出的血水直喷天空。

然后他重重砸落。

整个院子里一片寂静。

后面跟着涌入的青虫们瞠目结舌地看着地上的同伴,可怜后者直接就昏迷了,而他们全都恍如做梦……

他们是国子监的监生。

真正的天之骄子,每一个都是可以直接做官的,而且这里面有一大堆的举人,说不定三年后就是进士了,同样一大堆地方选送的秀才中的精英,无论哪个都是大明未来栋梁。还有那些世袭的勋贵子弟,而且哪怕就是例监,那也是地方豪门世家子,俗称俊秀,回到家乡都是呼风唤雨的。谁敢打他们?他们就是犯了罪到了官衙,官员都不敢用刑啊!他们敢横行无忌,敢跑来抓杨信,就是因为他们根本没有可怕的,他们就是跑到承天门趴那里向皇帝示威,皇帝都不敢把他们怎么样!

这样暴打他们?

完全超出他们的想象力啊!

“太祖大诰,私闯民宅打死勿论!”

罪魁祸首活动着手腕,碰着双拳,一脸狞笑地说道。

“打,打,打死这狗东西!”

离他最近的一个青虫嘴唇哆嗦着说道。

那些家奴瞬间清醒,距离杨信最近的那个抡起棍子当头砸下,后面汪汪和小草立刻发出尖叫,但紧接着她们就发现,那棍子到了杨信手中。那家奴还没反应过来,夺过棍子的杨信猛然捣在他胸口,遭到重击的心脏骤停,那家奴没有任何停顿地仰面倒下。杨信手中棍子向另一边顺势一甩,正捣在另一名家奴脸上,后者惨叫着后退。下一刻杨信大吼一声纵身跃起,一下子到了那青虫头顶,后者尖叫一声,紧接着杨信的拳头就到了他的左脸,这家伙喷着血水和牙齿向另一边转着圈倒下。后面一名家奴手中刀照着杨信后背砍落,杨信连头都没回抢步上前,抓过一名还没清醒的青虫向后一甩。

这人一头撞在那家奴胸前,一百多斤高速撞击的力量,让那家奴和青虫同时晕倒。

然后杨信双拳同时轰出。

两个拳头同时轰在两个青虫的胸前,这两个倒霉的家伙猛然向后倒飞出去,一下子砸翻了四个。杨信顺势迈步向前,踩着他们的身体抓住了两个已经在逃跑的青虫,随手向后一甩砸在脚下的青虫中……

“快跑啊!”

“救命啊!”

……

剩下的青虫一片尖叫。

清醒过来的他们,就仿佛一群撞上老虎的绵羊,发疯一样尖叫着向门外跑。

但事起仓促,门外那些根本还不知道怎么回事。

为了展现大家的正义感,这次连国子监监生再加上京城一些落地举子,生员,总共来了五六百人,很多人还都带着家奴。他们计划就是来抓来杨信,然后送到刑部逼郑贵妃和方从哲表态,他们根本就没想过这个贼人还敢拒捕。在他们看来这就是一次秀,大家凑起来到徐光启家,把这个受他保护的贼人揪出来就行,当然,不是他们揪,大家摇着扇子让家奴就办了。

所以这时候后面的都堵在外面巷子里,正等着把杨信揪出来,冲他吐几口唾沫,义正言辞地斥责几句。

结果没想到里面的青虫居然发疯一样往外跑。

两下正好把个大门堵死。

后面的杨信踩着脚下青虫,活动着两个拳头,紧接着就到了这些正拥挤的青虫背后。

“狼烟起,江山北望,龙旗卷,马长嘶,剑气如霜……”

他亢奋地嚎叫着。

然后两只拳头瞬间又放倒了俩青虫,紧接着把他们踩在脚下,随即抓住另外两个的脖子,大吼一声直接举起来,然后顺手向两边一扔。

后面陈于阶捂着脸,一副三观尽毁的表情,而汪汪和小草直接就看傻了,瞪大眼睛张着嘴,完全如同石化一般。不过这时候外面那些青虫的家奴清醒过来,迅速爬上了两边的院墙,但他们到达前是无法影响杨信狂殴青虫的。

“……何惜百死报家国,忍叹息,更无语,血泪满眶……”

杨信继续嚎叫着。

他的嚎叫声中,脚下一个满脸血的青虫挣扎爬出,实际上他们绝大多数都正在往外爬,就像远离火源的虫子,这个家伙明显认识陈于阶,一边爬一边冲陈于阶伸手……

“陈瞻一,你欲何为?”

他尖叫着。

“我还想问诸位欲何为?诸位私闯徐府,欲对徐府客人无礼,这于国法于私交恐怕都说不过去吧?鄙人已经说了,无论你们想干什么,这里是徐家,你们此举欲置徐家于何地?太祖大诰擅闯民宅者打死勿论,你们此举又置太祖大诰于何地?徐四,去把太祖大诰请出来,再搬张椅子,我就在这里看着,看看谁敢继续无礼,杨兄,尽管打,只要进了徐家大门的打死勿论!我松江徐家陈家,也不是任由别人欺辱的,不用怕,咱们有太祖大诰做主,就是把官司打到皇上那里也有理!”

陈于阶喊道。

他也豁出去了!

反正他占理,而且也不是他动手打的,更何况这都已经打了,难道停下就没事了?既然仇已经结下,那就索性撑到底。

话说他这时候也多少有点热血冲动!

那青虫张口结舌。

好在这时候翻墙进来的家奴终于加入了战场,三个最先落地的同时拿着短矛冲上去,然后无耻的杨信随手把一个青虫扔过去,原本挺矛直刺的家奴吓得赶紧收回,但却被这个青虫一下子全部砸翻。另几个翻进来的逡巡不前,既不敢上前找死,也不好再爬出去,只能在那里装腔作势,然后坐视杨信继续施暴……

反正这里面又没他们主人。

很快闯进院子里的基本上都已经挨了杨信暴打,少数几个跑得快的直接躲在角落。

在他四周一片狼藉。

全是或者鼻青脸肿或者身上带血的青虫,一个个不断哀嚎着,在地上向外爬着,那真就像一堆蠕虫,另外杨信脚底下还踩着好几个,包括几个被他打晕的,这些倒霉的家伙就像棉包般胡乱堆积着,而他则站在最高处。门外寂若寒蝉,包括那些青虫在內全都惊恐地看着他,直到现在依旧毫发无损的杨信拍了拍身上尘土,昂然地踩着这些高贵的举人监生们,直接走到了门楼下。

一个被打伤的监生还在往外爬呢,他很不客气地一脚踏在人家背上,然后鄙夷地啐了口唾沫……

“君子六艺啊,这要是孔夫子活过来,看着你们这些徒子徒孙变成一群废物,估计也得气得爬回去!”

他说道。

“还有谁,我就问还有谁,还有谁敢踏进这道门槛?”

他紧接着抬起头嚣张地喊道。

“我这样不犯法吧?”

他紧接着回头问。

“不犯,按律他们已经被制服,你要是再打死他们,那就属于犯罪,不过按律也是要减等的,但他们的伤是之前造成,只要你没继续给他们增加新的伤口,那么就是无罪的。咱们都是奉公守法的良民,只要犯法的事情就不会干,可是要是别人对咱们犯法了,那也不要客气,太祖皇帝的大诰在此!”

陈于阶端坐太师椅上,举着一本大诰说道。

外面一片悲愤无言。

其实这时候大诰早就已经没什么人搭理了,朱元璋对这部他本人对法律的解释非常重视,甚至强制性要求全国家家户户都必须有,一旦犯罪只要家里有大诰,就可以减等。这本法律解释里面,他通过完全白话的文字和一个个具体案例,让所有老百姓全都明白大明律,也就是说让所有老百姓都知道用法律维护自己。但他一死基本上就没用了,过去所有读书人必须背的大诰,到嘉靖年间就基本上没有读书人看这鬼东西,甚至一个官员还重提此事,但也没了下文。

不过具体的官员判案,还是会延续传统依据大诰的部分案例判决,这里面当然包括私闯民宅……

猪八戒都知道,猴哥打破他山洞门按律是要处死的。

说到底这些青虫们大意了。

准确说他们根本没考虑过,这些连皇帝都敢骂的家伙,才不认为有人敢对他们动手,结果一下子让陈于阶和杨信占据了法律制高点……

当然,这没什么。

大明朝又不是真依法治国。

“闪开,都闪开!”

紧接着外面传来喊声。

然后大批五城兵马司的弓兵驱逐开那些青虫,簇拥着一个青袍文官走了过来,后者估计没有心理准备,在门前向里一望,瞬间腿一软,紧接着扶住旁边士兵的肩膀。

“拿,拿下!”

他虚弱地说道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