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于康熙末年,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阅兵,手机小说阅读网

历史小说阅兵,重生于康熙末年,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阅兵,手机小说阅读网

互联网 2020-10-27 03:02:35
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阅兵 菜单 目录下一章

曹颙并不是第一回来天津卫,也不是头一回见海船。

可眼前的海船,明显比他上回在天津卫看到的要巍峨的多,若不是旁边站着一对穿补服的官员,曹颙都有些错觉,好像不是在天津卫,而是在广州港一样。

这船,是江浙商人以船入海贸股份的,听说是吕宋那边的造船工艺,比官船还气派许多。

孙柱老大人,摸着胡子,使劲点头;十七阿哥看着这大船,也低声叹道:“‘蛟王’船号,可谓名副其实。”

曹颙笑笑,回头看了一眼站在亲随人群中的李诚。

在求得曹颙同意后,李诚已经将沧州的差事交了出去,留在京城。

对于他想要随船队出海之事,曹颙并没有表态。

人人都晓得海贸利润丰厚,可除了那些商贾外,主动求着随船队出洋的官吏并不多。毕竟,这个时候的人看来,出洋不能说九死一生,也是危险至极。

海上出事,又不比在陆地上还有一线生机;除非是不怕风险的商贾,还有无路可走的,谁会主动去做这样危险之事。

李诚却不想放弃这个机会。

李家虽是内务府老户,可抄了这一回家后,也败落下来。子弟中,除了他之外,其他人又不是读书的材料。

要是走科举之路,从七品坐起,不知要熬几代人才能恢复李家昔日荣光;海贸之事,却是一个契机。

既能使得他出去见见世面,增长见闻;还有机会建立功勋,在内务府子弟中占有一席之地。

船上早已放下甲板,由天津卫驻扎的一个海军副将,引着大家登船。

想要出海试航,那是不可能的。

千金之子,坐不垂堂。

有十七阿哥这个皇弟郡王在,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十七阿哥虽然有些意动,可是想着众人的难处,便也笑了笑,在船上转了一圈就下了船。

接下来,大家便登上港口的瞭望台,看着海面上几艘小一些的海船往来穿梭,变幻各种阵型。

这也算是“阅兵”的一项。

虽没有人高声叫好,可低声称赞的也大有人在,那位副将袁喜山口中说着谦词,难掩话中得意的口气。

曹颙见状,直想抚额。

这出洋同出海并不是一回事儿,事实万里航线,压根就用不上这些小船。即便是官兵护航,也得是经得住风浪的大船。

现下火器盛行,真要是在海上遇到海盗,这样的小船,也不顶用,挨上两炮就该沉了。

旁人还看得津津有味,十七阿哥侧过身,看到曹颙神色不对,想要开口说什么,见后边跟着的人多,就又咽了下去。

接下来,小船渐近,有官兵在甲板上站队,嘴里不知高呼着什么,却是同海风混在一起,使得人听不真切。

众人都有些好奇,十七阿哥开口相问,不过是歌颂朝廷与皇上功德的一些老话。

海风渐大,远处停着的这溜小船就随着海浪颠簸。甲板上的队伍,也开始有些不稳当。

那副将是个伶俐的,见状忙说是“海风大”,请众人下了瞭望台。

随后的宴席,气氛依旧热烈。

三丝鱼翅、酱汁石花鱼、关东煮虾、绣球干贝、葱烧海参……一顿海鲜盛宴在前,曹颙却只是饱饱眼福,不过是眼跟前儿摆着的两盘菜多夹了一口而已。

用了宴,十七阿哥便借口旅途劳乏,拉着曹颙退席。

到了驿站,十七阿哥也不啰嗦,直言道:“方才瞧着孚若神色有异,孚若可是觉得有不妥当?”

曹颙闻言,迟疑了一下,道:“十七爷晓得,我前些年曾去过广州,在广州港里也见到了不少出洋的海船,并不是没有小船,可多是南洋诸岛的船。远道的船,多是装了火炮护航的大船。”

十七阿哥闻言,若有所思。

曹颙接着说道:“虽说这次在卫所训练的将士,已经在船上如履平地,可没经过远航,谁也说不好。与其在这里,纸上谈兵地训练,还不如出海训练几个月。也不耽搁今秋的远航,若是发现什么问题,还能提前想法子解决。要不然的话,等到出洋途中再遇到难处,朝廷也是鞭长莫及。”

十七阿哥点了点头,道:“孚若说得是老成之言。那就联名给皇上写折子,请圣意裁断。只是言辞要斟酌些,这袁喜山是皇上潜邸出来的臣子,这用小船练兵,多半是他弄出来的。即便不合时宜,也不好直说。否则,倒好像我们合起来为难他似的。”

曹颙自然晓得这些官场避讳,若是无意外,这袁喜山会带兵护航。

也是,这么大的船队,数千万两银子的的货物,要是护航不掌控在皇上手中,皇上也不会放心。

曹颙与十七阿哥两个达成一致,剩下孙柱老爷子听了他们的话,沉吟片刻,也无异议。

三位钦差联名,写了请旨折子,当日便使人快马送往京城。

折子中,先将这次“阅兵”的详情讲述一遍,随口赞了海兵副将袁喜山练兵有道、兵丁勇猛可用云云,最后才提及观之船上风浪大,同港口里风平浪静不同,护航官兵与其继续在海港里训练,还不若提前南下,从天津卫出港,沿海路去广州港。

按照原来计划,货船不论,护航官兵要七月才南下。

雍正看到折子,面露得色。

这袁喜山是福建人,祖上曾在靖海侯麾下任职,因有功从民籍抬入了汉军,还得了个骑都尉的爵位。

他早年在雍亲王府做侍卫,后来外放地方任武官。虽挂着潜邸之臣的旗号,可实际上并不比其他人体面多少。

这次能得到天津卫海兵副将的职务,是雍正矮子里挑大个儿而已。

晓得自己没有用错人,雍正当然得意,对三人的折子也很痛快地准了。

想着已经月末,端午节在即,雍正便也没了惩戒十七阿哥同孙柱的意思,又批道:“差事既了,尔等可回转。”

两日后,看到这份御笔朱批后,十七阿哥真是喜形于色,欢喜地合不拢嘴。

同样接到旨意的,还有海兵副将袁喜山。

看到命他带着兵丁,提前开拔,经海路南下,他的脸色儿,带了几分沉重。

为了操练这一支人马,他在天津卫一口气待了半年多,只有过年时才驰驿回京,探望了一次父母妻儿。

原还等着,朝廷派人验收后,请上半月假,回京与亲人团聚,没想到却是说走就走。

况且,说是“试航”,实际上为了不耽搁今年的出洋,他们的船到了广州也不会调转回头。

而后就要随同商队出洋,不知猴年马月才能回来。

袁喜山的心情,能好才怪。他心中已经是懊悔不及,寻思是不是自己祖坟冒黑烟,才得了这么个看似风光、实际上却是不得好的差事。

他再不愿意,圣旨面前,却也没有其他法子,只是对着几位钦差,不再有之前的得意与从容。

同他的不情不愿相比,同样要随之南下的李诚则带了几分雀跃。

“侄儿谢过表叔成全。”私下无人,他便也换了称呼,很是感激地对曹颙作揖道。

曹颙摆摆手,道:“你既有心,我也不好多拦你。只是万里航程,不是闹着顽的,你身子自幼又孱弱,我不得不顾及几分。如今这次‘试航’,船只出海,走海路到广州港,沿途会在几处补给。若是你撑不住海上生活,就在补给点下车;若是你走了这一趟,还不改初衷,坚持要随着商队出洋,我就成全你。”

李诚听他松口,使劲地点头应了,回房间写家书去了。

原本只是同曹颙出来见世面的,没想到谁走就走,来不及回京了,只能写几封家书告之长辈同妻子。

曹颙目送他离开,心下稍沉,不知自己对李诚的纵容到底是对是错。

有魏信的前车之鉴在,曹颙对李诚出洋之事也就不太看好。

海上风暴,海盗,还有自身健康问题,遇到哪个,都是九死一生。

借这个“试航”的时候,给李诚个机会,也未尝不可……

果郡王府,内院。

厢房里时而传来女子的哭闹声,厢房外不少丫鬟、婆子穿梭其中。

怀孕十月的十七福晋,到了生产的时候。

内务府早已备好了稳婆在王府候着,十七福晋一不对,就有稳婆过来,将十七福晋送进产房。

同稳婆一道在产房里的,还有几位宫嬷嬷。

十七阿哥既求了皇上,皇上便也上心,吩咐皇后挑了几个宫嬷嬷到果郡王府侍候……

虽说是足月,可十七福晋头一回生产,产道难看,哭闹了一下午,直到夜深,才诞下一个小阿哥……

曹府这边,次日就得了信儿。

以曹家府同郡王府的关系,初瑜早已预备了重礼,只等“洗三”那日带着过王府用来随喜。

十七福晋经过这一遭,虽带几分乏色,可面上带了为人母的慈爱,添了几分从容。

她虽日子过得不坏,可对女人来说,无子依旧是大事。

往后,她终于能让自己仰首挺胸地活着……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