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大周(武唐风流)- 第176章 肉战神后(二)-历史小说

肉好历史小说,穿越大周(武唐风流)- 第176章 肉战神后(二)-历史小说

互联网 2020-10-31 01:06:38
第176章 肉战神后(二) 上一章 章节目录加入书签投票推荐下一章

推荐阅读:艳情短篇合集全文阅读、翁媳乱情、欲乱美女、欢欲后宫录、乡村乱情、日遍古今、【乱轮系小说】、老牛吃嫩草 老汉夺我妻、被凌辱的校花、御女天下艳海风波、

    以往那些男人也有像李逸飞现在这样给她销魂玉洞,只可惜那些男人全都是一些中看不中用的绣花枕头,每一次都无法舔到她的心坎之处,更无法让她体验到那种的久违快感。    而李逸飞却完全不同,他的舌功出神入化,灵舌就像一条滑不溜秋的游舌那般能深入到她的销魂玉洞的最深处,每一次都能带给一阵极猛烈的快感。她一会儿在云端,一会儿又突然坠入半山谷,不断在极乐颠峰和半状态当中来回徘徊。    这种忽而快感连连,忽而又被吊起的不上不下感觉让她感受非常强烈,那潺潺小溪早已水满金山,变成一条汪洋。    香液不断从神洞流溢而出,还未落地就已经被李逸飞点滴不剩的吞进嘴里。    “啧啧,真香!神后姐姐你的味道真是香舔可口,小弟可从未品尝过像你这样香甜可口的女人哩!”李逸飞抿了抿嘴,啧啧赞叹出声,神情一副贪婪饥渴的模样,末了还不忘意犹未尽的舔了舔那沾满的唇角,丝毫不放过任何一滴仙之玉露。    神后见状顿时放浪的大笑起来,两只倒垂的剧烈汹涌,荡漾起一波美妙的乳浪,媚声道:“咯咯,小家伙,本后这仙之玉露可是人间极品,寻常人可没有机会品尝。你若喜欢的话,姐姐索性就让你喝个够!”    话声方落,神后整个玲珑的娇躯突然向上腾空而起,她就像一只敏捷的飞燕在空中一个折旋,整个身体突然向上往下以观音坐莲的方式悬浮在李逸飞的头顶上方,惹火浑圆的极品直接跟李逸飞脸庞来了一个最亲密的接触,两只玉腿却直接跨坐在李逸飞的肩膀上。    那湿露露的销魂玉洞第一次如此零距离的敞露在李逸飞眼前,此刻,他只需轻轻伸一下舌头就能舔到神后的美妙玉壶。    “咕噜!”近距离瞧着神后销魂玉洞内的迷人春色,李逸飞喉咙不禁一阵吞没,两眼瞬间释放出狼一般的野性光芒来。    原先,他在来神母宫之前就曾听蝶舞讲起她师尊是个很会玩的,如今真正接触之后,他才深刻体验到了这一点。    神后确实是个很会玩弄男人的妖精,她花样百出,每一个举动都能迷得男人神魂颠倒,甘愿成为她的裙下俘虏。像现在这个高难度的花样,恐怕也只有她这样浪荡女人才玩得出来,若是换了另外一个女人,绝对是没有这份功力的。    “咯咯,好人,心肝弟弟,你还等什么,刚才你不是说喜欢品尝本后的仙之玉露嘛?那还不快赶紧行动,哈哈!”神后一脸荡媚的轻瞥着李逸飞,美目直勾勾充满了挑逗。    那圣洁的童颜在配上那副媚浪的模样,当真别有一番妖异的魅惑,此刻,若是换个定力稍差之人,恐怕早就被这妖精似的尤物给迷得不知天南地北了。不过李逸飞却不同,他虽然也是贪花好色之人,但是论其定力和忍耐功夫,哪怕是得道高僧也不敢与其比肩。    “嘿嘿,好姐姐,你着急什么,小弟这就来了!”李逸飞咧嘴嘿嘿一笑,一条灵舌突然毫不预兆的从嘴里滑了出来,它神出鬼没,忽东忽西,让人很难捕捉到其轨迹,下一刻,却已灵活的钻进了神后的销魂玉洞内。    “啊,好人,心肝弟弟,你的舌头真厉害,它都舔到姐姐的心坎里去了!”当灵舌游入体内的一刹那,神后突然感觉身心一阵充实,嘴上情不自禁发出一声荡吟,水汪汪的秋波变得妩媚撩人致极。    (和谐部分)    李逸飞的舌头简直就是个游滑的泥鳅,上窜下跳,灵活致极,她的那颗粉嫩小香豆只是被她轻轻一舔,整个人顿时如遭电击,一股动情的便再也控制不住从洞内狂涌而出,它一流入洞外就被李逸飞给吸进嘴里。    李逸飞一手掰开神后那个深邃的,两根手指齐头并进深深的刺进神后的洞之内,灵舌不断沿着手指经过之处起来,他一会儿轻轻着神后的,一会儿又直接沉入洞底吮吸着美妇人的花蕊。    神后的花蕊娇嫩而又香甜,有着一股醉人的处子花香。    神后从未想到李逸飞的舌功竟然如此出色,那灵动的游舌直接舔到了她的心坎里去,她的整个灵魂都要跟着飘飞了起来,嘴上一阵荡吟娇喘,那浑圆挺翘的惹火顿时忍不住向下一沉。    “哦,心肝,好人,小祖宗,姐姐的灵魂都被你舔得飘飞起来,好爽,真是太美妙了,你真是姐姐的心肝宝贝!”    “嗯,快舔,狠狠的姐姐的吧,让你的灵舌更深入一点!”神后摇头大叫,状若疯狂,一副被李逸飞舔到的模样。    听得神后这充满鼓励的话,李逸飞顿时更加卖力了,那游滑湿润的灵舌顿时在神后内掀起了一阵。    他深暗欲速则不达的道理,每一次他都只在神后的外游移吮吸,直到对方渐渐进状态之时,这才一击定乾坤。    神后哪里见过这么会玩的人儿,顿时被李逸飞的舔得迭起,浪态毕现,那比磨盘还要滚圆硕大的不断摇晃狂摆。    “!”硕大的撞击在李逸飞的俊脸上,不断发出一阵清脆的响声。    那白花花的浪肉只看得李逸飞一阵口干舌噪,于是他情不自禁的伸出两根手指刺向了这个浪肉臀沟之内。    “哦,心肝宝贝,好弟弟,你这是要了姐姐的老命吗,你的手指都粗好长,都到姐姐的了!”前后两洞同时遭到李逸飞的袭击,神后彻底爽上了天堂,那从内狂涌而出的变得越来越泛滥,她的那层雪白肌肤瞬间泛起一阵艳丽的潮红来,好似就要濒临的的样子。    李逸飞见状突然嘿嘿一笑,那在美妇人深处卖力吮吸的灵舌突然向外一撤。    “啊,好人,心肝弟弟,你怎么突然撤开了,哦,来了,姐姐要飞了,真美妙,你真是个会玩的坏孩子,姐姐被你舔到了!”这一下,从阵阵猛烈快感再到空虚的双重感受,彻底让神后这个美妇人达到了。    神后媚眼迷离,嘴上直喘着香气,那丰满浑圆的因为而一阵剧烈收缩蠕动,深邃迷人桃园小溪深处,那粉嫩的不断在迎风摇曳,一股股仿佛永无止镜般从里面狂涌而出。    看得神后一脸满足的模样,李逸飞心里顿时感到一阵得意,随后他直接用双手还住美妇人的,将她向后仰躺在身后的床柱上,而他整个人连脑袋都凑进了神后的桃园之内,从这个角度他可以更轻易舔到对方的深处。    ……    在李逸飞的强大的舌功服侍下,神后不断被带起一浪又一浪的,玲珑娇躯一阵阵抽搐颤抖,雪白肌肤不断冒出一层层迷人的香汗,显得快乐致极。    神后此刻确实非常快乐,自从她媚功大成以来还从未有哪个男人能够带给她如此猛烈,一波又一波毫无停歇的快感,现在她只感觉自己的整个身体都被跨下小男人给融化掉了,说不出的舒爽快乐。    “张逸飞,你真是个让人心动的人王,本后在尝过你的滋味之后,以后还如何对那些男人提的起兴趣呢!”神后一脸妩媚的看着李逸飞,芊芊玉手在他脸上轻轻抚摸着,目光一片迷离痴恋。    听得神后这发自内心的动情之后,李逸飞心里不由感到一阵自豪,这世上能得到神后如此评价的男人可不多,随即嘿嘿一笑,将美人儿的玲珑娇躯从空中拉回到怀里,道:“既然神后姐姐如此喜欢小弟,那么干脆就做小弟的女人好了,我一定会好好疼爱你这个心肝宝贝的?”    神后咯咯浪笑,面泛不屑的嘲讽道:“哈哈,张逸飞,你这小家伙还真敢想哩,本后是何等身份,又岂会成为你们这些臭男人的附庸。到是你这个小家伙,不但人长得这般俊俏,就连那方面功夫也是如此出色。只要你愿意,本后封你为神母宫第一侍者,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让你拥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怎么样,本后这个提议不错吧,这世上有多少男人想要得到本后的垂青,本后还不屑一顾哩,也只有你这个小家伙才让我最心动!”    神后刚才那一副高傲不可一世的威严模样,这会又变得风情万种,柔情似水,那迷人的目光让任何人男人都难以拒绝。    李逸飞见状心中也直呼吃不消,这神后确实是个不好对付的角色,她的心志极为坚韧,对于任何男人都表现出一副不屑一顾的态度,在她的眼里,或许他也只不过一个比较得宠的面首罢了。    嘴角微微一翘,李逸飞自然不屑去当神后的什么面首,随即嘿嘿笑着,道:“姐姐的好意小子心领了,不过我可不想当你的什么面首!现在小子只想好好品尝一下你这个神母宫神后的味道,小弟在初来贵宫之前就曾听闻神后姐姐你的绝世媚功能让百炼钢化成绕指柔,更能让任何男人销魂欲死,如登极乐世界,不知可有此事?”    李逸飞说着,两只魔手又突然在神后的圣洁胴体上把玩起来。    神后闻言顿时得意的娇笑,道:“咯咯,看不出来你这小家伙早就对姐姐不安好心哩,也好,既然弟弟有意,那么姐姐就让你体验一下那销魂蚀骨的滋味又如何,保管你尝试了之后会食髓知味,以后再也不肯离开姐姐哩!”    “嘿嘿,口说无凭,我可不相信姐姐你有如此能耐?”    “哼,本后的媚功天下无双,岂又是你这个小家伙能看透的!”神后不屑的冷哼一声,那如磨盘般浑圆硕大的直接从李逸飞胸膛上滑了下来,一只玉手却径自扶起李逸飞那杆怒挺的龙枪,缓缓向她的销魂玉洞内移去。    (和谐部分)    三寸、一寸、更近了,当李逸飞以为神后马上就要将她的龙枪放进那迷人的仙女洞时,神后却突然停了下来,轻轻用她那磨盘似的雪白丰臀摩擦着他的龙枪,然后向下用力一沉,那杆足有五十里多厘米长的狰狞龙枪竟然一下子就被神后的销魂仙女洞给完全吞噬了进去,李逸飞和神后同时舒爽得大叫出声。    “哦,神后姐姐的你的仙女洞实在太紧,太深了,它夹得心肝弟弟舒爽极了,你真是让人销魂着迷人的尤物!”    “啊,真烫,,怎么像是个烧铁棍似的,顶得姐姐爽死了,天呐,我的都被心肝弟弟这杆龙枪给顶到了,真是个极品大棒槌。”    神后丰臀轻抬摇晃,浑圆的不断夹着李逸飞的龙枪上下起来,她的仙女洞非常深邃,紧窄,里面好似有股强大的吸力那般,每次李逸飞的龙枪一顶入深处就被那股极强大的吸力给拉扯住,整个好似陷入了一张小嘴之内,不断被张嘴进行啃咬夹吸。    本就是男人的敏感处,此刻被神后这么一夹吸,顿时涌起阵阵强烈的快感来,李逸飞心中暗暗震惊神后的床技之精湛,随即也不敢任由美妇人彻底占据主动。    他的两只魔手瞬间从后面穿过去,轻轻握住神后的两团豪乳来,双指一夹,豪乳顶峰那颗嫣红蓓蕾便已被他掌控在手里。    “哦,好人,你别玩姐姐的呀,姐姐好痒,好难受呢!”李逸飞这一下似乎触到了美妇人的敏感点,只见神后突然像触电似的痉挛起来,雪白娇躯泛起一阵变态的潮红来。    李逸飞见状不由感到一阵得意,他还正愁如何对付神后这个老妖精,结果无意中却被他找到了个对方的敏感点,此刻,他自然不会停下手中动作,他的两只魔手不断用力夹住神后的揉捏起来,变化着各种形状。    当然他嘴上也没闲着,游滑的灵舌一路从神后的脖颈上吻起,直到她的纤纤小蛮腰。    “啊,好人,逸飞弟弟,你真是太厉害了,姐姐被你舔到好爽,你真是让人又爱又恨的坏孩子,姐姐的都被你给顶翻了,要来了,真要飞了,哦,又顶穿了!”    神后雪白丰臀向下一沉,李逸飞突然感觉自己进入到一个温暖湿润的狭窄的洞来,这个洞是如此的温暖,让人根本舍不得离开,一阵阵潮湿凉意从里面吹拂而过,李逸飞心想这应该是神后即将濒临时所流出的动情,随即也便不在意继续把玩着神后的那两团极品豪乳。    然而下一刻,他就发现情况有些不对劲了。    “怎么会事,我的龙枪怎么突然被禁锢住了!”李逸飞大骇失色,这下他当真吃惊不小,只见他那杆粗硬的龙枪一陷入那个洞之内就再也进退不得,根本无法动躺,与此一股超级猛烈的吞噬吸力猛然从那个狭窄洞狂涌而出,它一下子就将龙枪给拉扯进去,那一股股猛烈的吸力就像一个婴儿奶嘴般不断啃咬吮吸着他的龙枪,。    这种啃咬吮吸的力度十分强烈,仅仅只是被吮吸了片刻,李逸飞整个人顿时抽搐般颤抖起来,一阵阵前所未有的猛烈快感从两人结合处涌来,让他有种马上要的冲动。    “不好,神后这个老妖精在施展绝世媚功!”李逸飞心中暗道一声不好,连忙气沉丹田,静守本心,与此同时,他跨下那杆龙枪顿时剧烈一缩,一下子就从那深邃的泥塘中拔出,两手猛得抱住神后的雪白胴体就地一滚,直接变成了男上女下式。    “啊,张逸飞你干吗,快给本宫住手!”神后这个时候终于察觉到一丝不对劲,她发现李逸飞的龙枪竟然已经从她的仙女洞脱困而出,此刻正在杀气腾腾的冲向桃园玉洞。    那个玉洞她可是从来没有被哪个男人光临过,李逸飞这种大胆的举动无疑触犯到了她的逆鳞。    神后单手一扬,便要对着李逸飞脑袋一拍而下,然而就在这时,一阵撕裂般的疼痛突然从传来,那针扎般的疼痛疼得她眼泪都快要流下来,就连手上的动作都不禁一滞。    “噗嗤!”李逸飞双手抱住的神后的,那狰狞的龙枪一下就穿透了层层阻隔碍,顶进了美妇人的深处。    “哦,太爽了,真没想到神后这老妖精竟拥有名榜上排名第二的九重凤巢!”李逸飞舒服得大叫出声,简直如登天堂。    神后的桃园十分紧窄难行,他每一次进入,周围好象都有九张小嘴在像同时像他吮吸一般,不断啃咬吮吸着他的龙枪,这正是天下第二名九重凤巢的最大特征,拥有此的女子能让任何男人销魂蚀骨,一般男人恐怕经过这名的第一重吮吸就已经丢盔弃甲,一泄千里了,根本无法同时挡住这九重小嘴的同时吮吸。    即便是他在破开神后进入之时,也难以固守精光,一下子就败下阵来。    “张逸飞,你竟敢大胆破坏本后的贞,那就休怪我心狠手辣了!”神后美目恶狠狠的瞥了李逸飞一眼,然后一阵剧烈收缩,李逸飞那杆刚刚软下去的龙枪顿时被拉扯到花蕊最深处,花蕊一缩,一股极强的吸力顿时凶狠的夹住龙枪吞噬起来。    一股股最精纯的元阳顿时被神后给强吸而出,不断通过那个罪恶的流向她的体内。下一刻,神后整个人顿时宝相庄严起来,身上浮起一层妖艳的红光,这正是神母宫最强玄功神女心经运转时的征兆。    “啊,神后姐姐,你这是干什么,这样下去小弟会没命的!”李逸飞大声惊叫道,他没想到神后竟然如此狠辣,竟然准备吸的元阳。    “咯咯,干什么,当然是吸的元阳,谁叫你这个小冤家敢坏本宫贞,不过也算便宜你了,本宫的销魂玉洞可是从未有哪个男人有幸光临过!”神后得意的大笑起来,她猛抽不止,李逸飞的龙枪再次被她给牢牢给牵扯住,进退不得。    这一次,就连李逸飞再动用了逍遥如意功之后都无法从里面挣脱而出。    “小家伙,你就不要白费功夫了,在本宫的绝世妙法蓝鲸吞吸下,任你是铁打的金刚也要被吸成人干!”李逸飞身体一动,神后马上就察觉到了他的意图,那吞噬的速度又突然加快了许多。    “阴阳合和玄功,现!”李逸飞面无表情,只见他心念一动,那丹田内的玄功真气顿时如潮水般疯狂涌出,直接朝他龙枪流去,在它的源源不断灌注下,李逸飞那杆略显疲软的龙枪突然嗖的一下怒涨起来,一下子就挣脱了神后的封锁,直抵美妇人最深处。    “啊,怎么会事,你这个小家伙怎么可能挣开我的妙法束缚!嗯,还有我的元阴,天我的元阴怎么朝你体内跑去了,快、快停下!”神后大吃一惊,目露惊恐,失声惊叫开来。    只可惜她刚刚一出声,整个樱桃小嘴顿时被李逸飞给封住,下一刻,她就彻底昏迷了过去。    等她醒来的时候,李逸飞正在抬起她的双腿猛力,狰狞的龙枪不断在她内进进出出,而她的早已红肿成像个小山包。    她本想出声怒斥,但不知为何在一碰触到李逸飞那对迷人星眸时就彻底迷失了,然后便完全沦陷。    ……    “啊!”伴随着神后一声长长的荡吟,这场历时一天一夜的大战终于在神后的缴械投降中宣告结束,此刻美人儿宛如虚脱般瘫软在李逸飞的身上,玲珑娇躯上下起伏不定,上面全是淋漓的香汗。    神后嘴上直喘粗气,那惹火的浑圆此刻还跟李逸飞紧密结合在一起,销魂玉洞一片红舯狼藉,神后不知道自己刚才到底死了几次,她只知道自己现在全身疼得厉害,就连动一动力气也没有。    而身下那个小男人虽然看起来也是一副精疲力尽,完全虚脱的模样,不过瞧其星目精光闪烁的模样,便知其刚才收获不小。也对,任谁得到了她保留百余年之久的处子元阴也都会脱胎换骨,更何况是李逸飞这个宗师级强者呢。    后者刚才在得到她的处子元阴之后,更是直接从宗师高段初期飚升至宗师大圆满之境,距离那大宗师也只有一步之遥而已。    “影儿姐姐,你在想什么呢,想得这么投入?”李逸飞抬起头看着趴伏在的自己身上的美人儿。    神后有一个十分动听的名字,她名唤顾影儿,至今已有一百三十余岁,是突厥神母宫的第二代宫主,她的师尊,第一代神后比她在位时间更长,她足足掌控了神母宫五百年之久,直到最后破空飞升之时,才将这个宫主之位交给顾影儿。    而顾影儿也没有让她师尊失望,在她的治理下,神母宫很快就成为塞外第一大派,其声名赫然有种与中原三大秘门并驾齐驱之势。    “哼,我在想怎么惩治你这个小坏蛋,你这个冤家真是姐姐命里的克星,姐姐保留多年的处子之身被你给破去了,而且连带着神魂都被你刻下了烙印,以后是哪怕一刻也别想离开你这冤家身边了!”顾影儿咬牙切齿,恶狠狠的说道。现在细细想来,她突然觉得自己自始至终都被李逸飞给牵着鼻子走,可笑她还一直以为得到了什么稀世之宝,一直将李逸飞当成心肝宝贝来对待。    顾影儿心里的那点小心思又岂能瞒得过李逸飞,只见他低声嘿嘿笑道:“影儿姐姐,你就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了,刚才是谁一直大声喊着不要、不要,另一边却疯狂索取着小弟的紫阳龙气。现在你的修为应该提升了不少吧?”    顾影儿闻言顿时妩媚的白了李逸飞一眼,道:“哼,我若不从你身上收点利息,那不还得赔了夫人又折兵,损失惨重不可。”    听了顾影儿这话,李逸飞立刻哈哈大笑起来,笑得非常得意,从今往后,顾影儿这个神母宫神后,以及所有神母宫女人都将是他一个人的了。上一章 章节目录加入书签投票推荐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