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肖战粉丝、用户、平台都不满:微博如今现状,谁的锅?

肖战注册微博的时间,肖战粉丝、用户、平台都不满:微博如今现状,谁的锅?

互联网 2020-10-24 17:18:46

投稿来源:极点商业

肖战227事件一直没有结束,也不应该通过一次与明星工作室的谈话就作为结束。对于那些逐渐远离微博的人来说,这远远不是让他们得以回归平台的答案。

谁也不曾想到,微博陷入了一个各方面都很不满意、都觉得委屈的尴尬现状。

“对那些影响正常群体的个别账号和粉丝,进行处罚、管理,我们求之不得,问题是,现在却给全网一种错觉:肖战粉丝都有问题。”肖战打投组成员“宁宁”很是委屈:自己只是通过“超话”给肖战打榜,以及为偶像的公益直播捐款,何错之有?

所谓打投组,是为偶像打榜、投票的小组。另一位成员“echo”也想不通,他说,在“227事件”逐渐平息的今天,专注自家的肖战粉丝,在几乎所有粉丝公益中都名列前茅,却仍有不断污水泼向肖战和肖战粉丝。“比如前几天引起轩然大波的‘晨小晨’事件,最终在微博官方排查后,真相大白,发现只是一次泼向肖战粉的污水。”

展开剩余93%

与此同时,在监管压力下,微博官方显然也对肖战粉丝群体很是不满:

7月14日,微博管理员发布最新微博社区称,7 月 9 日微博与肖战工作室,就粉丝引导管理相关问题进行了谈话,并且封杀了数个扰乱网络传播秩序的账号,以儆效尤。

7月14日晚,肖战工作室通过社交平台发表致歉信,表示对引发了不好的社会观感,让不同群体形成对立,为此表示道歉。

不过,无论是微博的社区公告,还是肖战工作室的致歉信,在那些逐渐对微博“敬而远之”的用户看来,其实都是不痛不痒,很难解决实际现状。

“看看微博现在都变成什么样了?广告营销、饭圈谩骂、热搜账号可买。”2012年就注册的微博用户“阿俊”称,就用户体验而言,微博如今对用户几乎是“一种敌视”的情况,不仅是肖战粉丝这样的饭圈群体造成,微博本身规则才是最大问题。

这也是诸多互联网观察人士对“极点商业”的共同观点:如果不改变微博目前“打榜氪金套路”,与某个明星工作室的谈话,对微博目前现状不会有任何根本性的改变。

无可否认,在微信、抖音、快手等新老竞争对手压力下,微博依然是中国最为重要的舆论场——但微博又显然早就不是人们记忆中的那个微博,无论是诸多饭圈纷争事件,还是微博热搜按下暂停键,其实都在说明同一件事:微博的生态、环境,越来越恶劣了。

显然,走到这一步,绝不全是肖战粉丝们的错。

01

“全网公敌”,不全是肖战粉们的错?

“如果能预料到227事件会发酵到后面那个情况,那么我一定会尽自己能力,去阻止其他粉丝的参与。”说起几个月前闹得全网皆知的事件,因为《陈情令》而粉上肖战的“宁宁”有些后悔。

2月26日,由于不满微博等社交媒体上传播一篇名为《下坠》的同人文,部分肖战粉丝实名举报该文章和作者,在微博上对作者发起“人肉攻击”,并波及了登载该文章的LOFTER、AO3平台等原创内容平台。

这种无理取闹的行为惹怒了同人圈子和众多网民,从第二天开始围攻和抵制肖战所涉及的影视作品、代言等等,被称为肖战227事件。

“我虽然没有亲自到前线参战,但确实在后面出谋划策,甚至把所有钱都花光了。”“宁宁”说,她所在的打榜组,和其他肖战全球后援会、资源博、数据站、网宣组等一起,都是拥有几十万至几百万粉丝的“大站”:“对很多肖战粉丝而言,以一个群体对抗全网,那是一种前所未有的体验和骄傲。”

这是很多肖战粉丝的共同心态——19岁的“echo”就是其中一员,他至今不认为,自己有什么错,因为造成当时局面的原因很多,而且到现在,他还能不断刷到以前朋友、同学对肖战的质疑,以及对肖战粉丝群体的谩骂。

对2012年就成为微博用户的“阿俊”而言,在抗疫的关键时期,对这样的饭圈纷争实在没什么兴趣,甚至是一个自己看不懂的世界,他选择了退出微博,直到如今。

现在来看,这个事件对肖战、肖战粉丝,以及其他用户体验、微博生态的影响,远远超出所有人当时预想,至今仍未平息。

“如今不少饭圈的离奇操作,各界对饭圈的争议,包括现在微博与肖战工作室的谈话,都可以视为227事件的余波。”一位时评人对“极点商业”说,这几个月的微博是如此魔幻,一方面,是肖战粉丝如何一步步被当成“全网公敌”;二是微博也前所未有被讨伐,甚至热搜被暂停。

全网风波中,肖战最初以沉默应对——在3月初发表致歉文之后,不论是肖战官方工作室或各大粉丝站,都以极其缓慢的速度更新博文。3月5日,淘宝三八节活动开启,肖战代言上架,粉丝以购买作为情绪的宣泄,227群体则继续攻击肖战。

为挽回形象,3月21日,在肖战工作室的支持下,肖战粉丝公益项目组正式开始运营。4月13日,肖战作为传唱人,献声《红梅赞》。

4月25日,肖战更新微博称,“感谢所有善意的批评和指正,成长在路上”,对于他的粉丝来说,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肖战宣传了自己的新歌《光点》——他把自己使用了三年半的微博头像换成了《光点》专辑封面。

“经过史诗级的虐粉,就要给出史诗级的销量。”“宁宁”说,“虐粉”是对227事件以来种种不友好遭遇的高度概括,“史诗”是QQ音乐对专辑销量进行认证时最高级的形容词。

“我们只是想要创造一个发行24小时内,销售最快的数字专辑吉尼斯世界纪录。”“宁宁”说。

当天,各个打投组很快把粉丝们组织了起来,按教程进行疯狂的氪金行动——最终,《光点》以25480000的销量创造了新的吉尼斯世界纪录。

这个记录,受到最大争议的地方在于,有打投组和粉丝,呼吁学生党多买保底105张的行为。

“不能说没有,但我认为这个情况是极个别的。”“宁宁”承认,目前各个明星的“打投组”、“反黑组”粉丝群体中,确实存在学生党、未成年人的身影,在各类“互撕”风波中,也不乏有未成年人下场“应战”。

5月,一段视频在网络上疯传,视频里的小学生们在教室里高喊:肖战哥哥,你很好!拍摄这段视频的老师随即被停职。

而到了7月,因为一名“努力做个小太阳的晨小晨”的账号,又让肖战粉丝群体引起轩然大波——一个此前看上去所属者已经去世的账号,无端“复活”开始给肖战应援。

尽管最终,微博官方表示,这一整个事件都是上述账号所属者自导自演,但对于微博账号买卖、肖战粉丝群体的讨论却并未停息。

“你觉得,这是我们肖战粉丝的错么?”“echo”说。

02

“国民应用”微博忽视的责任

“从227事件发生到现在,肖战粉丝早不拘泥于字面,一切在饭圈作恶、作怪的人都可以被冠以肖战粉丝,不止喜欢肖战的人会自称肖战粉丝,更多讨厌肖战的人也乐于自称肖战粉丝。”一位互联网观察人士说,这让微博的生态环境愈发恶劣。

目前,肖战依然手握顶级流量,在偶像道路上继续前行着——在最新微博超话榜中,就连续两次拿下周冠军。

这个超话周榜冠军有多诱人?上榜次数多的明星,将会获得官方邀请,出席年底举办的微博晚会。无疑,对于对抗“全网”的肖战粉丝而言,如果能把偶像一手送进官方举行的大型年度活动,又是成功。

1年前,围绕超话榜,还有另一场著名之争——2019年7月,周杰伦与蔡徐坤的“微博明星超话榜”之争同样沸沸扬扬,只是相比之下,如今肖战粉丝们的活跃程度比其他明星更强,更富有攻击性。

在业内多位人士看来,其实无论是影响延续至今的肖战227事件,还是周杰伦与蔡徐坤超话之争,其实都不是一个孤立事件,而是从国内偶像产业大爆发开始到如今,粉丝经济、饭圈文化甚至微博生态开始畸形的体现。

事实上,在227事件之后,就有越来越多的官媒批评饭圈“不理性”行为,相关部门和人大代表也呼吁“严格整顿”饭圈。直到7月,网信办发布《关于开展2020“清朗”未成年人暑期网络环境专项整治的通知》,通知中表示将严格管控诱导未成年人无底线追星、拜金炫富等存在价值导向问题的不良信息和行为。

这可能是微博突然与肖战工作室谈话,以及肖战工作室向外界致歉的重要原因之一。

“可以说,作为一个国民级应用,微博在里面有不可推卸的责任。”7月15日,DCCI互联网研究院院长、互联网专家刘兴亮对“极点商业”如是表示:现在饭圈的各种乱象,微博不仅没有起到遏制的作用,反而推波助澜,比如微博超话和各种榜单的设计,不仅严重消耗粉丝们追星的精力和财力,也进一步刺激了整个饭圈的生态恶化。

互联网资深观察家、原速途研究院院长丁道师同样对“极点商业”称,“作为平台官方,微博不可能不知道如今混乱现状,不知道它应该承担的平台管理责任。”

丁道师称,微博之所以在此前很长一段时间无动于衷,甚至有意去引导饭圈的种种纷争,是因为娱乐营销会给微博带来海量关注度,以支撑微博的市值。

很大程度上,过去几年,是饭圈文化撑起微博的几年,而无论是粉丝经济还是网红经济的发展,都离不开微博在背后的大力推动。

在2014年登录纳斯达克时,腾讯已经战略放弃微博业务,网易微博也即将正式关闭,依靠明星、媒体、社会时政大V支撑活跃度的新浪微博一家独大,同样遇到了增长瓶颈——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7月,新浪微博快速下滑至2011年初的水平,距高峰时期持续下滑超过30%。

彼时的微博,虽然登陆了纳斯达克,却在活跃度、商业模式上都相当迷茫。2014年初的分析师电话会议上,一项“数据授权服务”首次被新浪CEO曹国伟提及。有业内人士表示,这是微博为广告商提供微博用户的登录和使用记录,帮助广告商实现精准营销。

最终,这项明显有侵犯用户隐私的功能,并未推出。与此同时,作为亚文化的一种形式,饭圈文化开始逐渐进入大众视野,新浪微博从中寻找到了让自己活跃度、商业模式再次增长的秘密。

那就是饭圈背后的粉丝经济。

03

饭圈生意撑起微博这几年

2016年,微博超话概念被提出,相比微博话题更加垂直于特定圈层——拥有共同兴趣的用户聚集在超话社区内,签到、发帖、互动,以此形成一个完整流量闭环。

对此,“脑极体”在一篇报道中认为,所谓“超话”其实就是微博为饭圈设计的大型养成游乐场。它与贴吧、豆瓣、QQ空间等兴趣社区不同,微博规则门槛更为复杂,如同“防护栏”一样圈住了粉丝。

在丁道师等多位互联网人士看来,超话正是微博利用官方平台,故意引导饭圈纷争的最好体现——2016年之前,尽管微博拥有大量的明星账号,但粉丝只能在明星的评论区与之互动。有了超话后,粉丝们迅速集结于此,形成饭圈大V、活跃粉丝、普通粉丝的层级架构,以及打投组、控评组、反黑组、产出组等这样分工明确的组织。

对那些粉丝而言,不仅需要付出极大时间精力,才能赚取到积分打榜给自己的爱豆。更重要的是,24小时榜单动态排名加上一周数据清零规则,使粉丝们想让爱豆们获得更多关注与排名,可以说是一项永无尽头的游戏。

“这个规则非常让很多粉丝痛恨,也让流量买卖生意成为公开的秘密。比如超话的两项关键数据——影响力、粉丝数,均可以购买。”一位观察人士说,唯有这种“成瘾机制”,才能让微博的流量、商业利益最大化。

对微博而言,作为内嵌的二级社区,超话无疑相当成功。在2019年初,超话大V开通数就近万,日活跃用户数步入千万级——受此影响,微博市值还曾在2018年初达到300亿美元,超越美国竞争对手推特达到顶峰。

除了众所周知的热搜,以及超话,还有微博势力榜,也是饭圈的重要阵地。虽然就连一些粉丝也不太能搞清超话和势力榜的区别——两者相同地方在于,时间只是粉丝最基本的付出,想要让爱豆在短时间内拥有排名,还需要满足“持有多个微博小号”、“月花费XXXX元以上”这样圈内默认的标准。

这同样是微博官方默认许可的。“过去几年,广告主对超话和微博势力榜很看重,这是粉丝们千方百计为蔡徐坤、肖战们,花巨资打榜的原因。”一位刚出道不久的爱豆粉丝说,这不限于那些知名偶像,新出道的练习生,也可以通过官方许可的捷径,也就是用花钱砸爱慕值的方式,进入榜单。

一个公开的例子是,2019年《青春有你》一名选手和《创造营2019》出道的四名选手,就为从新星榜搬到内地榜花费超过500万。而为了守住位置,2元一朵的鲜花,粉丝总共花费一千万,才为蔡徐坤拿下了64周的第一。

在豆瓣上,也有粉丝统计各家流量明星收到的鲜花总数,录入数据的37位艺人在2019年年中就收获了超过五千万的鲜花,按此计算,微博仅这项收入就超过1.1亿元。

2019年,微博全年微博增值服务营收为2.367亿美元,较2018年的2.193亿美元增长8%——这其中,显然就有微博大力扶持超话等粉丝经济带来的成果。

04

娱乐流量这把双刃剑

图源:和讯科技

虽然说数据流量即商业价值,过去几年对明星社区、饭圈经济的重视,让拥有大量娱乐资源的微博从中受益匪浅,成为一家如今市值近百亿美元,互联网公司广告营收排在前列的独角兽——2019年,微博广告营收为108.39 亿,中国所有互联网公司中排名第7。

这显然又是把双刃剑。一方面,它明显忽视了对社会责任的正确引导,在无尽的水军、营销面前,微博生态越来越恶劣,也让微博和自己核心受众之间的裂痕越来越大。

“微博应该明白,什么钱可以赚,什么钱不应该赚。”刘兴亮说。

这同样可能是微博热搜,在几年内两次被监管按下暂停键的原因。在丁道师看来,“想要通过行业的自律,看上去似乎不太可能。”他颇为悲观的认为,对于当前饭圈文化的整顿,除了需要学校加强教育引导,以及相关部门的监管外,更重要的是,看平台是否有“自断一臂”的决心,比如对超话、势力榜的游戏规则、氪金本质进行根本性的改变。

微博能下这个决心么?

谁也不知道。毕竟,微博自身其实也很清楚,娱乐化流量虽然给它带来了广告主和关注度,却在另一方面,让它错失了信息流和短视频的两大转型风口。

2018年以来,伴随抖音、快手等新型社交产品的崛起,微博市值从巅峰掉头向下,一路下滑。截止2020年7月15日,微博总市值已经跌破100亿美元,为82.16亿美元,不到推特的1/3。

2020年Q1财报则显示,在月活同比增长18%的情况下,微博营业收入同比却反而下降19%,这是2017年Q3以来下降趋势的延续。

疫情特殊时期有一定影响,更重要的,是微博曾引以为傲的商业模式,逐渐失去它的魔力。

“过度娱乐化,对一部分广告主而言是美酒,但对另一些广告主而言可能是毒药。更何况,微博各类榜单,因各家粉丝刷榜已失去原本的含金量与参考价值。”在某厂商负责广告和营销策划的中层人士林宏飞说。

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越来越多的广告主选择了异军突起的短视频和直播电商,让微博的广告收入被严重分流。

在短视频领域以及电商领域,微博不是没有过尝试。

早在2013年,它就以1.9亿美元投资了拥有“秒拍”、“小咖秀”、“一直播”3款明星产品,成为国内最早开始发力短视频和直播的社交平台,又早于抖音开始了“橱窗”功能,试图建立电商生态。2017年,微博推出内置竖屏的UGC短视频产品“微博故事”。2018年3月,微博宣布与今日头条停止合作。此后,上线一款短视频APP——爱动小视频,并和微博故事数据互通。

这些动作都基本没收效。据七麦数据,一直播和秒拍在ios上的排名已经在500名开外,至于它高调推出的中国版INS“绿洲”,和今年推出的“星球视频”,也从未有过爆发时刻。

对此,微博CEO王高飞此前曾如此解释:“短视频市场十分拥挤,玩家云集,其中不乏各路巨头。微博将重心向IP和PGC视频倾斜,这是因为微博的社交属性,能更有效的孵化品牌和突出品牌价值,这对内容创作者有独特价值”。

不过,让短视频成为内容生态重要部分的想法,微博并未改变。最新消息是,7月10日,微博面向全行业优质视频创作者正式推出“微博视频号计划”,除了给出10亿精准广告投放资源以及300亿顶级曝光资源,微博还宣布,向视频号分成5亿现金,构建视频广告分成模式。

简单来说,这仍然是一个强调商业广告、流量变现的产品。它又能给微博带来什么质的改变呢?

或许,这的确是一个增加商业模式的机会,却也可能意味着更多的风险——毕竟,肖战227事件一直没有结束,也不应该通过一次与明星工作室的谈话就作为结束。对于那些逐渐远离微博的人来说,这远远不是让他们得以回归平台的答案。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