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郭继卫:跑步是伴着肌肉收缩的灵魂游历——访第三军医大学附属西南医院院长、马拉松爱好者 郭继卫大校 | 骨科在线

骨科医生跑全马一路帮助4人,郭继卫:跑步是伴着肌肉收缩的灵魂游历——访第三军医大学附属西南医院院长、马拉松爱好者 郭继卫大校 | 骨科在线

互联网 2021-05-15 10:42:19

人物简介:郭继卫:大校,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现任第三军医大学附属西南医院院长。军事卫勤专家,军旅作家,茅盾文学奖提名奖获得者,马拉松运动爱好者,被誉为“中国最能跑的院长”。

9月16日,正值中秋假日,西南医院骨科运动医学中心发表了《引发关注,不同声音拷问科学锻炼》一文,没想到收到了来自各行各业的评论。第三军医大学附属西南医院院长、马拉松运动爱好者郭继卫大校也发表了他对科学运动的看法,并欣然就此接受了小编的专访。

图1:跑步中的郭继卫大校

小编:郭院长,您好!我们知道您是一名运动爱好者,坚持长跑。能给我们讲讲您的运动经历吗?

    郭院长:我是从2010年10月份开跑。在此之前我是个顽固“宅男”,最大乐趣是躺在床上抽烟。那时我在欧洲,跑步蔚然成风。一开始我只能跑一千多米,到一个月后,可以达到3、4千米。本来也就停留在5千米这个尺度了。然而,转眼到了2011年初回国以后,一同学跑友邀我和他一起参加重庆首届国际马拉松,我觉得可以先报个十公里试试,他坚持要报半马,但对我来说21公里简直不可想像。不过,第二天早晨4、5点钟,我就去大学的操场上“试跑刷圈”,从整个校园黑乎乎、静悄悄,到学员们吹哨起床、出操、收操、吃饭、吃完饭,到东方之既白,我就在操场上一直跑,也不记得跑了多久,反正是终于在8点上班时间到来以前跑完了50圈。当然了,上班第一件事就是给同学打电话:报名!

图2:在比利时“围观”了一次“群众长跑活动”,帮队友拿水拿衣服

小编:那您现在每周跑多少距离呢?

   郭院长:每周30、40公里吧,现在要少一些了。刚开始跑的时候,我自制了一个月历,贴在家门口里面的墙上,哪天跑多少都记下来,就连因感冒了没跑也要注明。那时一年跑了有1700多公里。跑步会上瘾,真是风雨无阻。2010年底欧洲大雪灾,当时正好在几个国家转,无论是德国、奥地利、瑞士还是比利时,都有我顶风冒雪跑步的经历。2011年大年初一,起床头一件事就是“新年第一跑”,那时傻得还不懂鞭炮烟花产生的雾霾的危害,人就像在炮火硝烟中奔跑,“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特别过瘾。而且,出差必带的是跑鞋,北京颐和园香山、上海共青森林公园、杭州西湖、南京玄武湖、厦门植物园、北海银滩、拉萨布达拉宫广场、石河子农垦广场、乌鲁木齐北光山……还有好多城市的滨江路、海岸大道、森林公园,所到之处必跑。就是在羊八井(编辑注:位于西藏拉萨市当雄县),海拔4600米,我也跑了8-10公里。小编:那您一般什么时间锻炼呢?郭院长:一般是下午下班后去跑步,我觉得饭前跑可以更有效燃烧掉多余的脂肪,而饭后跑往往会优先调动才吃下去的热量。小编:听说您多次参加马拉松比赛,能介绍一下您最好的成绩吗?郭院长:从2011年第一次“重马”半马,年年都在“跑马”。今年我已跑了2次全马,2次半马。最好成绩分别是3小时58分和1小时52分。去年我们大学的运动会,我在中老年组3千米项目中跑了13分29秒。

图3:2011年3月,第一次跑半程马拉松

小编:您在很多场合都鼓励医务人员保持运动,为什么?

   郭院长:我曾经是骨科的老病号,2003年(美军打伊拉克那一天)做过腰椎间盘手术,那时医生让我不要负重,不能参加包括跑步、举重这样的活动,只能游泳。那些年腰疼没停过,上飞机先去要个靠枕,办公室放着腰垫,家里换成硬板床,出国只能睡桌上或地上(宾馆总是床太软),时不时系上“宽腰带”,坐久了腰直不起来。不运动,体重达80多公斤,血脂高、尿酸高、中重度脂肪肝。2010年初军队搞体能测试,我试跑了2次3千米,就弄了个“应力性骨折”,病休一个月。正好那年下半年去欧洲,看到比利时的一个省(林堡)总共只有78万人,长跑比赛就有2万多人参加。我的同学们也有好几个去跑了,我很受启发。所以,要跑步一开始要有一群跑友,带着、教着、刺激着,后来跑顺了,我也超过了其中好几位小伙伴。坚持6年了,人也年过半百,你猜发生了什么?就像广告中说的:现在腰不酸了、腿也不疼了。自“开跑”以来,腰真的再没疼过,一次也没有,尽管磁共振看椎间盘突出仍然存在。而且,脂肪肝、高尿酸什么的,也都好了。体重降了7公斤以上。我还在同一时间戒掉了27年的烟。我是一种全新生活方式的受益者,虽然这种“新生”来得晚了一些。反观许多医生们自己学医还不注重健康(像我原来一样),我就忍不住要“唆使”大家:跑起来。

图4:2014年元旦,新年第一跑:负重体能训练

小编:您为了促进医务人员运动,都做了哪些工作?

    郭院长:一方面按体能测评要求鼓励大家,特别是科主任、中年以上专家运动起来;另一方面也建立或参加了几个“跑群”,还组织了一些训练、竞赛和趣味活动。看到操场上运动的人比原来增加10倍20倍,跑马拉松的从几个扩展到一两百个,我骄傲!小编:我们知道您平日工作繁忙,您能否谈谈运动对您的工作和生活的作用和影响?郭院长:谁有多忙啊?奥巴马不忙吗?这都是逃避运动的借口罢了。运动首先会让你有一个好心态,跑步那么苦的事都能坚持,还有什么不能战胜?另外,也会有一个好状态,感觉着肌肉在体内膨胀、绷紧,就好像打了鸡血似的。这里有一个悖论,去跑,是觉得苦,一般都是劝着自己、哄着自己才去的,但跑下来又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欣快感,这种感觉据说须运动半小时以上才会出现,是内啡肽的作用吧,于是,你对那一刻的自己特满意。边跑步边听音乐,是“乐跑”的关键。让跑步进入“自动驾驶”模式,或让大脑自由运作,或想想工作上的事,那就会是无与伦比的放松过程。还有一个小“私念”,跑步的人在一大群不运动的同事当中,会时不时从心底莫名地冒出一丝丝“优越感”,那也就更容易宽容让你烦的一切。

图5:2016年重庆天降大雪,一大早坚持冒雪跑步

小编:不会吧,跑步可以上升到人生境界与修为层面?

   郭院长:其实跑久了就会发现,跑步真正的磨炼不在骨骼肌肉韧带,而在恒心意志毅力,如果能稍微刻意加入对品性的修身计划,就还能够体会玩味出内心变强大的过程与阶段,比如淡泊明志、宁静致远的境界,比如云端游历似的飞一样的感觉。这是我原创的几句忠告:——(1)你可以因为要测评而开跑,但是千万不能因为不测了而不跑,你是跑步的主人,不是奴隶。(2)和人生许多奋斗一样,下决心去运动场是件艰难的事;和人生许多奋斗不一样的是:坚持下来,必有回报、绝对能爽。(3)跑步不是和他人比赛,与那些长腿健将无关;跑步战胜的是你自己,因此,只要坚持,你必定是胜利者。(4)你在医院工作,不会缺医少药,但是世上永远不会有一种药,比跑起来更能维护你的健康、拓展你的优势、延长你的未来(当然,这要你坚持半年以上、养成习惯,才支付给你)。(5)汗水,是身体发给精神的奖金,它告诉你一个真理,人的终极快乐不是酒色财气,而是且只能是一个坚持年轻的体魄和灵魂;这项投资的额度,用步伐丈量。

图6:2016年贵州马拉松比赛现场,汗水迷住了双眼

小编:《拒绝过度运动》一文发表后,虽然从专业角度看有很多值得商榷之处,但是却有过万的阅读量,而同期我们专家写的文章虽然上了头条,却不足200的阅读量,这一方面看出人们对于科学运动的关注,一方面也暴露出人们对于运动存在很多误区。您作为一名医学专家和运动爱好者,对此您有何看法呢?

  郭院长:这个文章从出发点来说是非常好的,讲得也很专业。对已经有运动习惯的人来说,有指导意义。但我想说的是,别让懒人拿去当犯懒的借口。小编:没错,运动伤害成为不少人用来拒绝运动的理由,对此,您有何看法?还请您就长跑运动给大家介绍关于避免运动伤害的经验。郭院长:我在刚开始长跑时也多有“蛮干”,试问所有跑马拉松的,谁没有拉伤过韧带或肌肉?谁没磨破过脚、裆或乳头?跑到心悸、晕厥也不是没有过。关键是:要学会准确判断是量的不当还是方法不当。要学会倾听自己身体里勤与懒两种声音之间的真正讯息——跑久就会懂的。从人类进化角度,直立和奔跑是同步进行的。所以走路、跑步,是人这个物种在“初始设计”中的最基本功能,只要正确去跑,是不会有伤害的。要知道相比之下,其他各种体育竞技、球类、器械的出现,到现在顶多一千、几百年,而跑步呢?至少和人类的出现一样古老吧?所谓正确的跑,可称之为三“形”:一是目的不要畸形,不是为了健康而是过于考量成绩,不注意量力而行,循序渐进,想一口吃一个胖子;二是动作不能变形,姿势正确,不能累了两腿就松了垮了;三是得意不可忘形,感觉今天状态好就猛加量、猛提速,有时是内啡肽的刺激下的“虚幻”作用,并不真的是“跑马的汉子威武雄壮”。

图7:2015年第三军医大学体育运动会上3千米冲刺

小编:是的,那么,关于运动,您有没有什么话想对大家说的呢?

   郭院长:我想告诉大家的是以下7点:(1)对绝大部分人,还是运动量不足、而非过度的问题。(2)一些小伤小痛,是成长的代价,多发生在刚开始运动的初期,有一定运动经验积累了、伤病会大量减少。(3)人很精密,有自我保护功能,例如你无论怎么被逼、老虎在你身后追,也跑不了博尔特那么快。(4)受伤的一大主因是一开始的“五分钟热度”和急功近利心态使然,运动是一种生活态度与修身境界,不要和虚荣、减肥、和谁比试挂起钩来,也不要定过高目标计划。(5)在没能坚持下来的人当中,基本上都是以哪儿会受伤而打退堂鼓的,这是人类的懒的天性决定的,在运动到达一个艰苦平台期的时候,务必正确判断是懒还是难。(6)如果运动下来你并不感到快乐,说明你还没有真正找到正确的运动项目、条件或方法。(7)最好在老手、跑群或训练班的集体的、有经验的、活的团队中度过早期的训练阶段,别在微信上看那些不靠谱的瞎喷。总之,借用里尔克一句诗:所有已发生了的事情,往往先于我们的判断;哪儿有什么胜利可言?挺住,就意味着一切。小编:我们一定会把您的建议告诉更多的人。有粉丝留言建议运动医学中心多开展一些关于运动医学的调查研究,对此,您有何建议呢?郭院长:这非常重要,作为国家著名医院的运动医学中心,应该多为全民健身推波助澜,多一些个性化、精准化的指导,多进入寻常百姓家。by the way,你们自己也应当率先垂范——动起来。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